2024年2月24日
北京朝阳区中电发展大厦
XR交互 元宇宙最新动态

扎克伯格的第一家实体零售店生意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将注意力转向元宇宙(metaverse),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便有了一座有待攀登的高山。元宇宙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未来的消费者必将为其相关的技术付费。
到目前为止,马克·扎克伯格的策略是大力补贴Oculus Quest虚拟现实头盔。但对于一款多数消费者从未佩戴过的设备来说,300美元仍然是一笔大数目。因此,Meta平台公司正在向苹果公司(Apple Inc.)、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和其他尝试通过零售店接触大众的科技公司学习。
Meta周一表示,他们的第一个实体零售店将于59日在加州伯林盖姆开业。该商店将设在Meta的现实实验室(Reality Labs)综合楼,这是公司工程师在研究虚拟和增强现实等技术的地方

俯瞰海湾和旧金山机场,从伯林盖姆的主要购物区步行2030分钟就到了门店,这表明Meta希望它的第一家店更能吸引人们前来参观。上周末,扎克伯格发布了一张自己在商店试用Oculus的照片,他可以在一个巨大的曲面屏幕上看到自己试用的东西。
Meta发言人表示,尽管Meta将在现场销售视频聊天设备PortalRay-Ban Stories眼镜,但该店的大部分空间将用于展示Oculus头戴式眼镜。考虑到最近有报道称扎克伯格痴迷于元宇宙,这也说得通。
大型科技公司在零售方面的历史起伏不定。尽管苹果在全球拥有500多家门店,地位显赫,但微软(Microsoft Corp.)2020年关闭了零售店,专注于在线销售,而索尼集团(Sony Group Corp.)在几年前关闭了大部分美国实体门店。

即便在百思买(Best Buy Co. Inc.)的门店,Meta也很难销售Oculus头戴设备。2017年,百思买关闭了许多头戴设备的演示站。Oculus在百思买(Best Buy)门店的终端上拥有一流的位置,但分析人士表示,这些站点通常是无人驾驶的,顾客可能会因其在大型门店中央将自己迷失在虚拟现实偷窥中而感到尴尬
百思买的一名发言人表示,2018年,该公司的门店仍在进行一些Oculus的演示,但在疫情期间所有门店都关闭了。
Meta进军零售业的计划是有道理的。20年前,扎克伯格推动Facebook网站病毒式增长的原因是,用户只需一个链接就能轻松将朋友吸引到这个免费的社交网络。
他面临着一项完全不同的业务增长任务,而且关于元宇宙的理论很难去解释。为了说服消费者购买Oculus, Meta需要他们去体验,因为没有什么比真正戴上耳机更能传达虚拟现实的体验了(甚至连扎克伯格去年关于元世界的怪异而多彩、长达一小时的视频演示也没有)
作为一个不仅使用过Oculus Quest,还亲眼目睹了两个不同的人当场试用并决定设备的人,我知道对于不熟悉Oculus Quest的人来说,不可否认会有一种的感觉。例如,Quest上的第一步(First Steps)应用程序向佩戴者展示如何使用虚拟的手捡起纸飞机并扔出去,或与机器人跳舞。这是一种非凡的体验,但也很难说服人们在公共场所尝试,比如满是陌生人的百思买商店。
这就是为什么让Meta控制环境是明智的,这样它可以更直接地鼓励消费者尝试它的技术。如果它能成功地创造一个目的地,让游客和当地人聚集在那里享受有趣的体验——就像他们在M&M’s World或乐高商店这样的零售店所做的那样——这可能有助于激发人们对其头戴设备口口相传热情。
《第二人生的创造》(The Making of Second Life)的作者瓦格纳·詹姆斯·(Wagner James Au)经常在博客上谈论元宇宙平台,他表示,元宇宙不能低估将人们引入虚拟现实的心理障碍。我曾经为元宇宙平台工作过,当你给他们戴上设备时,你真的必须用胳膊搂着他们,操纵他们的头和脸。
扎克伯格面临着让消费者接受元宇宙愿景的压力,这种压力也越来越大的压力。自2月份Facebook披露其日活跃用户数量首次停止增长以来,Meta的股价已经下跌了40%
据国际数据公司(IDC)称,2021年,Meta在全球售出了870万台Oculus,比前一年的销量增加了一倍多,占据了VR市场80%的份额。但它也面临着硬件经验更丰富的公司的竞争。索尼正准备发布其PlayStation VR 2头盔设备,该设备将具有独特的功能,如眼球跟踪和触觉反馈。同时,苹果也在开发自己的虚拟现实设备。
幸运的是,索尼和苹果可能要到2023年才会发布自己的产品,部分原因是供应链的延迟。但虚拟现实领域的主导地位也可能迅速翻转,因为这个市场仍然很小。正如几年前,索尼凭借其PS VR头盔成为市场份额的领导者,而Meta却没有出现。
这一领域,还有另一个快速发展的竞争对手,即字节跳动有限公司(ByteDance Ltd.)TikTok就是其旗下产品。同时,该公司还经营中国最受欢迎的虚拟现实头盔销售商Pico Interactive。该公司去年在中国大陆售出了50份设备,这只是Meta销售额的一小部分,但字节跳动也可以在TikTok上大力推广其产品,以帮助建立业务。
营销和分销将是帮助扎克伯格成功转型的关键但代价高昂的一步他的Reality Labs部门在2020年亏损了66亿美元,去年在追逐元宇宙业务方面又亏损了102亿美元。Meta表示,预计未来几年将投入更多资金。
如果Meta在全球复制第一家门店,股东们应该下定决心,争取更多资金用于商业地产,因为去年商业地产价格飙升。
零售对扎克伯格来说是一项昂贵的举措,但考虑到他在元世界上押下的所有赌注,这可能是必要的。鉴于目前缺乏索尼或苹果的替代品,他需要迅速行动,试验他的新款产品,Oculus吸引尽可能多的好奇的人,并传播出去。
更大的问题是,主流消费者(而不仅仅是游戏玩家)是否会认为,当人们对生活成本危机的担忧弥漫,在元世界中的社交活动混乱而尴尬时,这种有趣的体验值得花钱。在这方面,仍然有很大的怀疑空间。

添加管理员,加入元宇宙科技生态交流群

建立行业联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